怀砚的腐竹

懒 很懒 特别懒
闲散废人

“你为何哭泣”

“送别我们的神明”

只不过爱情输给了时间

多年前,曾有少女悄悄对自己盟誓爱他到永远
多年后,也有少年暗暗下定决心余生护她周全
总有青春的故事在上演
可惜美好的是青春
而不是我们

久违的失眠

I miss you

断肢

1.
我记得我的确是偏爱红头发的姑娘的。
尽管我的脑子还很混乱,但那个让Steve怀恨了七十年的“Dot”证实了这一点,我至今还记得她脸上密布的小雀斑和耳后的黑痣。可我对眼前这位性感的“黑寡妇”真的毫无印象。没记错的话,我的风流史应该仅止于布鲁克林,无论怎样也不会与眼前这位看起来足以做我曾孙女的女人有任何牵扯。
显然,她并不是这么想的。
自从我们逃难以来,她总是找各种机会与我独处,即使众人在场,也从不遮掩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今天也是如此,趁Steve和Sam外出觅食,便将落单的我堵在厨房。
她娇小的身躯似乎有着非人的延展性,修长的四肢和傲人的胸器皆未辜负她的名号,真如蜘蛛般将我这头熊网在了冰箱和流理台所...

“我嫉妒动物受苦并死去”

如果最后我仍未能使你快乐
就请带领我一起堕落

为什么不出门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九宫格回来了
但是小了好多
惆怅

© 怀砚的腐竹 | Powered by LOFTER